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鳳眼之死


  我家裏的貓它走了,它剛剛離開了,跳進另一個世界。
  我希望它,經歷極大的痛苦以後,可以無需再受折磨,再次經歷不幸。
  其他同胎誕下的貓兒似乎都感覺到它的別離:一只往四處嗚叫,一只雖然待在鐵籠裏,卻不安份地跑左跑右,在抓著籠子,又有一只則在嗅著大門,似乎想聞得一些熟悉但已走遠的氣味……
  
  二
  而我,竟然連作為普通人應該有的,最基本的,表示傷心的哭聲也沒有。我的淚實在哭不出來啊。
  久久未曾哭過,可能,我已經忘記的哭喊聲應該如何發出,人的感情怎樣在一瞬間崩潰、傷心,乃至嚎啕大哭。內心的喜怒哀樂無法藉著眼淚渲泄。
  可是,縱使我能哭,我拼命哭著、悲嗚著,那又有什麼用,已經過去的事能奇跡地改變嗎?會突然發生一些奇跡般神奇,帶來希望的事來嗎?會有這個可能嗎?沒有、沒有!
  
  三
  現在,我面對著貓兒,我喊它鳳眼的屍體時,仍然很冷靜,很冷靜,撫摸著它依然有微溫的身體。
  死去不能複生。對不?
  一個撿來或問得的紙皮箱成為鳳眼生命中最後的安樂窩、棺材,是員警剛剛拿來的。
  是的,我什麼事也沒有。但依然能微笑、逗旁邊神情呆滯,穿著校服的妹妹,指出媽媽沒關好門,疏忽的錯,這樣的我,似乎是最不正常的一個。我太冷靜,太冷靜了……
  
  四
  這一次,小貓、鳳眼的死,它的離開,再次沉重而寫實地告訴了自己一件簡單卻又常常被人忽略、忽視的事:生命脆弱,變幻無常,世事莫測,只消一分半秒,任何事情都會立刻改變;一瞬間,已能令彼此分開,陰陽相隔。生命脆弱,不論動物還是被稱作萬物之靈的我們。我們擁有比動物更多的智慧,比動物擁有更難以說明簡化的感情,哀傷似乎會永久留在心中,無可能令自己冷血,將發生過的事情忘記。我們生存的時間的確長了,應該做的,應該奉獻的東西、責任也多,背負自責,內疚,情感懷念的痛苦也更多。
  生命多麼的脆弱,相聚,分離,仿佛冥冥中自有天定,仿佛美好和諧溫馨卻始終要留下遺憾,讓人往日傷感、痛哭,在自己的生命中銘記。發給朋友的資訊中,我說,這次的生離死別,鳳眼的不幸,只是再一次狠狠地,以事實告訴我們:無可預料的聚散離合,生死,讓無知愚笨的人認識珍惜,重視珍惜,珍惜親人朋友的存在,珍惜感情的寶貴,可愛,無價。否則,當我們失去本應重視,疼愛愛惜的人時,已經為時已晚,什麼也不能做,做不了,人的一生,他的心裏剩下的,除了掛念,就是痛、苦、哀傷、內疚、自責,永遠的遺憾。
  失去,重獲。這是我常說的話。可是自己這次真的不想再說了,說了又如何,我這次得到的遠比失去的少、失去的珍貴,何況,生命的痛失,不早已嘗過,忍受過了嗎,為什麼要我再受生命訣別的折磨?知不知道,我的痛苦究竟有幾多?多!多不勝數啊。
  鳳眼的離開,讓我整個人失落,對生命的突然、突如其來的料想不到又作深思,思索以後,想到的得到的卻又有限,不外乎重視,珍惜身邊的人和事,委實簡單,令年輕一輩覺得無聊;可是這年輕人眼中的無聊,簡簡單單,最終,卻又成為了多少如今長大了,已是中年人的一生遺憾?
  這一段是被退稿後勉強寫出的,其實真的有點逼不得已;因為,現在的我實在不想就昨晚的事、鳳眼的死再說什麼。才說話、剛落筆,腦海裏盡是一件件真實動人的回憶。美好甜蜜的回憶,此刻對我,無疑是最狠毒的折磨、打擊。可是我又想將這個貓兒離世的消息告訴大家,告訴親愛讀者,好讓人們知道鳳眼死了。為什麼要說出來呢?也許,是內心希望安慰自己,和那些為人開辦悼念會、追思會的原意一樣。惟鳳眼只是一只年紀小小的,微不足道的貓兒,我能做的,是藉著真心的文字留下一份薄薄淡淡的憶述,情思。雖然這些都是我吃力寫出的,但都是真的,不過是昨晚沒心思寫下,藏在心胸,沒有當作資訊發給朋友們罷了。我不想把濃濃的悲傷和優愁分送朋友,明白這一切都需要由自己來背負,承受。是我這個主人對已死的貓兒鳳眼感情的流露,表現。
  上面所述的,都是我昨夜的經歷。幾個小時的光景,曾在不久前和我玩,舔我的手的鳳眼,那只有四個月大,小小的貓兒就這麼突然地離開我們。這篇隨筆,實在隨便得可以,我也懷疑它能否發表,卻免去了當我拉按資訊箱時,瞥見開頭的文字的傷痛,那一幕能夠?那間曉進眼簾。它也是我其時的真情實感,扣住我的心弦,淚水卻始終未能流下。為什麼?難道傷心的力量還不足夠?當時打著這些資訊的我,和現在打進電腦的我,也向自己問著同樣簡單,同樣殘酷的問題。
  這一篇隨筆,只是一個資訊,告訴親愛的讀者,告訴冷酷無情的自己,我家的貓兒鳳眼死了。它死了、它真的死了。這一個死字真的一點也不好用,每打著、念著,用上這個字時,心裏就感到莫名的疼痛。可是我能以其他字代替嗎?離開?去世?分別?可以,然而鳳眼它,它現在在哪里,在我身旁的沙發上睡覺?不。它是否依然活著?不。那麼,不就是死了嗎?到頭來,好聽一點的詞語不也是表示了貓兒的死,這一個事實嗎?事實往往是殘酷的,令人無法接受、相信,卻總比無情的話好,不會特意傷害人脆弱的心靈。
  關於貓兒,鳳眼,我家貓兒的悼念、懷念的文章我會寫,但不是現在。我要等待,將內心中對貓兒們的回憶,喜怒哀樂的情感溢滿胸懷,仿佛像死火山般要爆發時,我會寫,我要寫!我一定要寫!將貓兒的懷念、愛、關懷通通藉著文字書寫出來。貓的情愛會成為自己的筆墨。這樣,才對得起自己的貓兒,令當天無淚的自己,獲得心靈的安慰和求得寬恕、原諒。 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