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千載流紅

 幼年的趣事,有時回味無窮。
  記得到巍寶山,時間還比較早,遠遠看到山中的寺院上空,燃燒著比家裏木炭火大若干倍的火團,就對父親大聲地說:“寺廟起火了。”“哪里?”父親著急地問,我小手一指,父親卻笑著說:“那是茶花。”這件事一直縈繞心底,是我初識巍寶山古山茶最早的記憶。早晨高高的群山,形成厚厚的天然屏障,叢生的松樹、柏樹以及灌木間,山茶如火鑲嵌在濃綠中。此刻的山茶就是木炭紅紅燃燒的縮影,噴薄著無窮的熱量,周圍的一切隨她無聲的誘惑,將她簇擁將她守望。這火一般的激情,讓游離各地的道長停足了,不願意離開也不願意高聲的嬉鬧,虔誠的效仿山茶百年不改如火的執著,沉浸於道法自然的思考。山崗裏綻放奇彩的茶花,日日月月還喜迎溫暖的陽光和遊人的到來。
  走近山茶,仰視她的風采,那是火在燃燒,更是天上飄動的一團雲彩,讓人無法觸摸她的美貌。陽光下蒼穹間的山茶,輕盈地隨風舒展自己秀美的身段;笑顏裏袒露的心聲,是那麼深情,那麼的燦爛。讓周圍彩雲、白雲,在她身邊飄散,目睹她無暇的豔麗和婀娜的體態,羞愧地擦肩而過,又回首深情地張望,抑制不住每天遊蕩著眷戀著俯視著山茶的風采。茶花如火般的雲團,惹得梅花心生嫉妒,藏起狹小的花蕾,躲入小院或殘牆旁孤芳自賞,道不盡的難言,述不盡的悲涼。不去招惹梅花小妹的無奈,茶花放目遠方博大的蒼穹,看流雲不厭相伴,看殿宇嫋娜青煙,於是深深地眷戀這世外桃園般的勝地了。玉蘭也好像生氣,忽然發現自己潔白無暇其實是那麼單薄,不堪一擊。好吧,山茶姐你去玩吧,讓我獨自兒躲著欣賞你的豐盈。茶花似乎理解她的心思,竊喜中飄向藍天,雨露中洗塵,清風裏搖曳,陽光下梳妝,將生命的熱情無窮釋放。
  感覺山茶還是不能親近,滿是驕傲。於是繞道上了高處的地段,終於短距離目睹到山茶的嬌媚。此時她丰姿卓約,亭亭玉立於殿宇上空,夕陽下將周圍映襯得明亮而豐滿。她的美,語言描繪感到蒼白,紙上繪畫失去了潑墨的靈感,脫俗而超逸。仿佛就是天上仙女下凡,群山為她構建了無邊的舞臺,為她的追求、為她的歸宿,讓她盡情地釋放心靈的歡歌和輕盈的舞蹈,盡現風騷……帶著難舍的千回柔情,是夜我在山裏住下了,卻做了一個奇怪的夢:有一位紅裝裹身顏如胭脂的女子笑吟吟地向我走來,我滿懷期盼之情舉目相望;她遲疑片刻甜甜一笑,開口說——我本是天上的茶花仙子,很遠很遠以前到人間遊玩,忽然發現這裏人聲鼎沸,細看原來是南詔國裏的大姑娘和小夥子月下踏歌。我悄悄地融入,忘記了回府。嘻嘻,卻遇上了心中鍾愛的小松哥哥,英俊瀟灑的他天庭裏無法碰上,我們戀愛啦。我的一切還是被長輩知道,那天來人了,我們急急躲藏,於是我化為茶花,他化為高大挺拔的松樹王。我們從此沒有離開,隨風盡情地相擁,月下傾吐鐘腸,甜蜜相愛。好了,我看望小松哥哥啦……看著紅衣少女輕盈身影在叢林間消失,我感到淡淡的失意,夢也隨之完畢。
  回想夢中的片段,悄然明白那女子不就是我白天思緒千回的茶花嗎?起伏的激情終於迎來與仙女的奇遇,真是三生有幸。想到歷代傳說中的仙女下凡如七仙女,雖有短暫幸福,但最後離開了人間,留下董永淒豔悲涼的等待;想到白素貞喜歡上許仙,最後也被無情的法海施法禁錮在雷峰塔裏數千年。唯有茶花仙女留在人間,真是名山的福氣,也是松樹王的心願……奔放的茶花仙女,你就幸福地在這仙境中舞吧,笑吧。我祝福你!
  千年流紅依然,茶花就是這樣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