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ard logo

標題: 屬於我的城市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poer0316    時間: 2012-4-25 15:56     標題: 屬於我的城市

傍晚的成都顯得更加的慵懶,來到成都已經快兩個月了,還沒有認真的看一看成都的容顏。公司是在11樓,在成都的南邊,這邊一直盛傳是成都的富人區。但除了工作跟財富有點關係以外,我倒覺得自己跟這些永遠隔著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。成都的美在於天的慵懶永遠不被打擾。飛機的轟鳴就像能掩蓋所有的喧囂一樣,我總是會猜想它帶走的是成都的優雅還是熱情呢?這個姿態放得很低的城市,無論是在什麼地方都瀰漫著休閒的味道。即使你是性格急躁的人,看到街邊那些悠閒地人們,你都會低頭想一想。為什麼我要那麼急切呢?成都不是一個急躁的城市,她就是以自己的優雅而聞名的。草堂是我第一個涉足的文人憑悼的地方。第一次知道草堂就是從詩聖的簡介開始的。草堂適合人靜靜地走動,慢慢的欣賞。那些走馬觀花的尋找,只是令行公事的參觀。草堂裡最讓我留戀忘懷的就是那片竹林。見到它的時候,就像是有人站在那裡對我說,你來了。對,我來了,我來看看那在那裡等待我多年的竹林。其實草堂是適合單獨前行的,多一個人就會分心。人們不停地的照相留念,我也是那麼庸俗的附庸著。對於,草堂,我懷著深深地歉意。在這裡,我可以靜靜地坐在屋頂,聽飛機的移動,他就是那樣緩慢的移動。那麼矮,感覺那架架承載運輸的飛行器,就是飛行給我看的。我也開始不在去探究飛機身上的圖案,也不再細數有多少飛機從天而過。我坐在屋頂等待的不是飛機,而是夜裡的孔明燈。那些燈火總是高高遠遠的,只是讓我在很遠的地方看著,他們就那樣懶懶的飄動著,沒有任何聲響。偶爾會有幾朵煙花將她淹沒,而我之後也不去尋找。孔明燈是用來放的,所以我不用去尋找,他們所承載的希望就是飛的很高很高,高到我們看不到的雲層裡。有時我也會,許下一個願望,就是不知道別人的孔明燈能不能承載我的願望。我從來不關心成都的沉默。因為我也開始沉默,一種需要淹沒在言語中的沉默。在這裡我可以很平靜的聽著那些舒緩的音樂,已經有很久沒有聽那些節奏感強烈的歌曲了。我可以很平靜的從馬路這頭,以平常的速度走過去。偶爾會有風過,那時我會笑笑。在這裡沒有苦悶,即使再難過,好像都可以隨著風慢慢的淡化。在這裡你把不需要難過,你就可以拿一本剛剛在舊書攤淘到的舊書,跑上一杯竹葉青。就那麼淡淡的坐著。你可以那樣坐著。朋友,可以交上幾個。有人是在茶樓打麻將,這在成都就是一種普遍現象,沒有什麼合不合理的。你也可以直接坐在茶樓裡,淺淺的交談,不必太深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就是這樣吧!去掉那些矯揉造作。不會品茶也沒有關係,以你自己喜歡的方式喝茶。就那麼懶懶的歪在座椅上,你可以笑靨如花,也可以人淡如菊。沒有固定的公式,就那樣隨意,沒有太多的規矩。若是能有幾個知心的朋友,就是那樣坐著,不用說得太多,就是幾句話就好。你不用去揣摩,只需要聆聽。可以追名逐利,也可以平凡的生活。成都市允許的。她有足夠的包容。你不想說,就安靜的坐在自己喜歡的位置。不想看,就閉著眼睛。不聽不看,不想,你就可以關掉整個世界。我喜歡成都的夜晚,有淺薄的霧。輕輕地將夜裡的成都包圍,溫柔地有些容易讓人陶醉。像一首短詩,一首抒情詩。城市和自然深情款款的相互擁抱著。成都是少有高樓的,就是這種視野上的遼闊高遠,讓我留了下來。抬頭我可以看著天,沒有綿延的高樓,沒有接踵而至的樓層擠壓。沒有壓抑,只有放鬆。我可以站在窗邊看得很遠,直到自己再也看不到的地方。可以一邊聽風,一邊沉醉在自己喜歡的音樂裡。似乎我就應該存在在這裡。這座開始入睡的城市,人們開始回家,開始出門。她還是安靜的休息著,看著,聽著。問候,回答。需要的溫存,迴避的冷漠。我已無心體會。我可以這樣的安靜,靜靜地和自己的城市一起沉醉。我無心看風景,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心。但也可以淡淡的看著成都,我可以不去理會。於千百萬人中,相遇。相視而笑,然後離開,遺忘。所有的難過和哀傷,都只是沉靜的溫柔。就那樣淡淡的,輕輕的看著,你可以很輕很輕的看著這座城市。因為這是屬於我的城市。我不屬於成都,但是成都屬於我。文章來源:My American Experience |
小汗的時光·夢與路 |
鄭方南的BLOG |
徐景安的BLOG |
科爾沁府 |
嚮往陽光的房子 |
湖南文藝的BLOG |
新經典文化的BLOG |
Blog O' Matters |
中國臍血網的BLOG |
荒村——蔡駿的部落格 |
回歸本我時代 |
小鷹的BLOG |
婚禮夢工廠「部落格」 |
滄海三笑的BLOG |
部落格 |
laser的部落格 |
Walt Belcher's Hollywood Blog |
王鷹的BLOG |
蘇芒的BLOG |
武警總醫院歡迎您 |
麻辣情醫吳迪的BLOG |
韓寒 |
博.愛 |
陳桂棣春桃的BLOG |
專欄作家羅西 |
曾經無心123的BLOG |
添亂貓的終極大冒險 |
Relapsed Catholic |
餵馬,劈柴,周遊世界 |
是跳橙不是桃蹬 |
名牌 |
精神分析的搬運工 |
跨 界 @  童 話 |
Lasso |
一個人的西藏 Tibet,alone |
清韻週刊 |
隨緣 |
戀上紅塵 |
黃鳴BLOG——商界思想庫 |
Orange Bowl blow-by-blow |
NicoleChen Trends |
Kevin Maney |
陶海醫生的博克(BLOG) |
保定時代管家人力資源培訓 |
|
吉容良 周易研究基地 |
愛到死都要愛 |
諸葛孔龍軒 |
陶然亭的BLOG |
北京老夏的攝影部落格 |
Lucy Sky—Keep Smile^-^ |
王占陽的BLOG |
我太高雅了 |
瑤瑤的空白水域 |
易學與姓名文化盡在美名網 |
閒夢遠的BLOG |
編劇李名 |
燈火闌珊  夏明 |
摘星工廠 ~ Xingbar |
瘦馬:行走在時尚的江湖 |
發燒法蘭西的BLOG |
海洋深處的星球 |
女人時尚健康寶典 |
Eye on Olympia |
王攀說話 |
hansey,trecircve |
光明正大 |
Job Blog |
從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掙扎 |
周兵的部落格 |
喜歡兩個人 |
時尚 SHOW |
Daisy 人在紐約 |
The Corner |
時尚•時裝攝影  碩帝國 |
柯雲路的部落格 |
金余編輯的詩性空間 |
The Checkout |
聰明看世界,糊塗一顆心 |
王鳳岐-中醫之家總幹事 |
瑜- 愛的指南針 |
U文字 U夢想 |
吳小莉(Sally)的BLOG |
A Capital Idea |
Seahawks Insider |
夏景的部落格 |
「愛情博士」黃維仁的BLOG |
出版&傳媒2.0 |
DARA蔣朋 |
Subway Strike News Tracker |
清淨心 新浪部落格 |
Off the Record |
周國平的BLOG |
婚戀水晶球的部落格 |
牛眼看世界 |
The Women's Game |
《小愛迪生》的BLOG |
Greathit的游攝 |
State Preps Report |




歡迎光臨 墨舞文字網 (http://best-group.com.tw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